击珊瑚

依旧四如太太的文,切牌的小空.....我尽力了应该算网空吧.....

 @四如 太太窝又来了

 @四如 提前祝贺太太完结(≧∇≦)图画的不好别嫌弃

网中人送小空梦寐以求的12条腿的蜘蛛,小空表示很激动,当然是装的......

话剧表演啦,俏俏演嫦娥苍狼演玉兔......

告白

写了一个挫挫的苍兔







  “这里果真极美,俏如来有幸来此踏青,真是多谢了苗王。”苍越孤鸣面前,白发的人笑的一脸和煦,一双金眸在阳光的照映下,显得十分耀眼。忽有一只蝴蝶,翩然飞来,停在一朵花上,俏如来走过去悄悄伸出手。

  “嗯,不必”看到此情此景,苍越孤鸣表面上仍是波澜不惊的模样,暗中握了握手。千雪王叔一直强调告白要有气氛,选个好地方很重要,所以他才带俏如来来了这九脉峰。水清草绿,花好人美,不愧是告(yue)白(pao)圣地。现在就剩他来迈出这重大一步了。

  “俏如来,其实孤王....”望着俏如来的背影,苍越孤鸣酝酿着情绪,开始人生中的第一次告白。

   许是被苍狼的声音惊到,蝴蝶绕过俏如来的素指飞舞而去,独留后者一脸惋惜地收回手,就差一点了呢。

   “抱歉,让你扫兴了。”苍越孤鸣有些懊恼。

    “哈,无妨,俏如来只是一时起了玩心,让苗王看笑话了,不知苗王方才有何事要对俏如来说呢?”俏如来转过身来,面对苗王,笑颜不改。苍越孤鸣却是一时晃了神。

    “额,这......恩,今天天气不错。”看到俏如来的笑颜,苍越孤鸣顿时勇气消散,只好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 “确实不错。”俏如来有些疑惑,苍越孤鸣今天欲言又止,感觉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 “其实孤王....”俏如来一脸盈盈笑意,苍越孤鸣实在没勇气说下去,只好将目光别开,落在那朵蝴蝶停落的花上,脸上却不由浮现可疑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“苗王.....阿嚏!”一阵寒意袭来,俏如来穿着略微单薄,再加上生来畏寒,一时竟有些低挡不住。

     “你怎么样,我竟忘了你畏寒....”是了,现在虽说已是春天,可山高便寒气重,俏如来又怕冷,自己还把他带到外面来,要是受了风寒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回宫吧”遂不待俏如来说话,就脱下外衣将人抱了个严实塞入马车。就这么一路疾驰回到苗王宫。

      “苗王,俏如来不过一时受寒,并无大碍,真的不必如此.......”回到王宫后,苍越孤鸣就用一堆毛皮大衣把他裹了一圈,又让姚金池熬了一碗姜汤给他驱寒,看着小心翼翼把姜汤送到他面前来的苍越孤鸣,俏如来无奈扶额,他真的没有这么体弱啊.....

      “你先把它喝完了再说。”苍越孤鸣催促道。

       “比起这个....不如我们继续一下之前的话题吧。”接过姜汤放到桌上,俏如来笑眯眯的转移苍越孤鸣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  “啊,这.....”俏如来这一提,苍越孤鸣想起之前的情境,不由又是一阵紧张。

       “苗王是望了还是不便说?既是如此,俏如来告退,请。”说罢,起身一拜,欲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,等一下!!!!”看到俏如来要走,苍越孤鸣口不择言,“俏如来!你可愿作苗疆的王后!!!!”于是,告白成了求婚(~ ̄▽ ̄)~

        俏如来被这“霸气”的告白震惊到(并没有),停在了原地,怔怔的不知所言,“苗王这是在向俏如来求婚吗?”这幅度跨得有点大,他有些反应不及。

       “就是你听到的那样.....”苍越孤鸣也没想到好好的告白直接演变成了谈婚论嫁,他也有点懵,“你不必现在回复,无论你如何决定孤王等你答复。”没勇气听俏如来的回答,苍越孤鸣说完,也不敢瞧俏如来的反应,便匆匆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夜晚,苍越孤鸣独自坐在后花园的石桌旁喝酒,心中思绪万千。对于俏如来究竟怎样的答复,他自是忐忑不安,心中却也早做好最坏的打算,俏如来出身佛门,清心寡欲。虽已还俗,但也一心向佛,不曾沾染分毫世俗。何况中苗世仇,一个是苗疆之王,一个是中原正道的领袖,诸多因素夹杂其中,对于俏如来而言,大约是很难的抉择。

       “一人独酌,未免孤单,让俏如来陪同可好?”心心念念的人的声音响起,抬眼看去,果真是他来了,他会拒绝孤王吗?苍越孤鸣表面淡定,内心澎湃。只望着来人默然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俏如来笑着自发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,还想再续一杯,酒坛却已被苍狼夺去。

       伸手去够,却是不得,不由微恼。“苗王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孤王记得,你很少喝酒。”薄唇抿着,半分不让。

       “很少喝酒不代表不会喝。”俏如来眼神固执,坚持不懈。

      “孤王让金池给你准备桂花蜜吧。”苍越孤鸣依旧不让,起身欲找姚金池。

      “罢了,不麻烦金池阿姨了。说实话,俏如来是为了今早的事而来。”见苍越孤鸣如此坚决,俏如来不由叹息,转身在苍越孤鸣身旁坐下。

      听闻此言,苍越孤鸣身形一僵。把酒坛放到俏如来够不到的地方,做回原处。“俏如来,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?”虽说早已做好准备,但对即将到来的打击,苍越孤鸣不愿面对。

     “苗王......俏如来也有想借酒消愁的时候啊”俏如来无奈的看着酒坛,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  “嗯?你有何愁要消?”苍越孤鸣不解。

      “有些决定,需要俏如来下极大的决心啊。”依旧是含笑的金眸,温柔的语调,却让苍越孤鸣有些不敢面对。

     “俏如来,孤王真的很爱你。”许是酒劲上头,苍越孤鸣终于说出深藏内心的话。

     俏如来沉默良久,脸被兜帽的阴影笼罩,看不清表情。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“所以,即使你拒绝孤王,孤王也不会放弃的。”将想说的话一股脑,说出苍越孤鸣起身逼进一步,与俏如来面对面。

     “苗王的话,着实令俏如来感动,但苗王又如何知道俏如来一定会决绝呢?”

 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......”不会拒绝,那会答应吗?不敢确信,苍越孤鸣直直的盯着俏如来。

      “苍狼,俏如来的心意你应当知晓。”不再是疏远的“苗王”,而只是“苍狼”。

      “俏如来?!你......”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所说的话语,苍越孤鸣俯身握住了俏如来捻着佛珠的手。

      “想不到堂堂苗疆之王,连告白也说不利落,确实让俏如来诧.....唔!”眼前的人笑的眼睛眯起,活似一只狐狸。苍越孤鸣不待他说完,便以吻封口。月色怡人,酒香微醺。相拥吻的两人,为平静无波的月色添一抹旖旎春光,是夜大好。

      不远处,“藏仔啊,看来咱俩要成亲家啦!”看今晚月色太好,正想拉藏镜人喝酒的千雪孤鸣如是说道,苍狼干的好啊,王叔我没白教你啊。

     “叔!叔!不!准!!!!!”


阿卡喵非喵:

晴川阁 . 初冬 之一

青岚(小名:秋刀鱼)

莫召奴JP

阿卡喵非喵:

晴川阁 . 初冬 之二

青岚(小名:秋刀鱼)

莫召奴JP